蔡徐坤又被罚:一个漂亮男人身上的【爱】与【恨】

次阅读 创建时间:2022-01-13    来源:网易音乐

23岁的蔡徐坤又「出事」了——

因为被文旅部通报演唱会违规演出,他再一次爆了热搜。


顶流爱豆塌房,路人喜闻乐见,很多人立刻点进去骂:“该罚,坐等封杀。”

另一边则是粉丝在喊冤:“能不能不要急着网暴?蔡旭坤这么做是想抵制黄牛,把票留给粉丝。”


各有立场,各说各话,我无意去站队。只是好奇,为什么每次,都是蔡徐坤站在争议的中心?


「爱」

他当然是个漂亮的男人。

与传统意义上的阳刚帅哥不同,漂亮男人就像是断臂的维纳斯,是一碰就要碎的。

脆弱、敏感、需要被保护。



这在男性世界很致命,但在女性眼中却往往是撩人的。奥斯卡影后朱迪·福斯特说:"对于男性,我想最重要的是一种脆弱感。"




有些女人偏爱易碎的男人,那会激发她们无限的遐想和怜悯。

《黑客帝国》男主角基努·里维斯,因为被拍到一张坐在公园长椅上低头沉思的照片,就被传“女友去世、孑然一身、过气破产,沦为流浪汉”,《纽约客》甚至专门为他写了一篇长文《这个世界配不上基努·里维斯》,引得全世界女性为之心碎,点赞、转发、投币,一键三连。

我至今仍记得14岁时看《流星花园》,相比霸气而富有的男主角道明寺,我反而更希望女主角和忧郁内敛的花泽类在一起。

爱情中也总有这样的桥段: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打架,赢了的那个男人洋洋得意,女人却不惜坏了规矩,转而与那个为她负伤的男人私奔。

《四重奏》里说,“成年人的诱惑有三种, 要么变成猫,要么变成虎,要么变成被雨淋湿的狗”,而严歌岑说得更直白,“女人一旦对男人懂了怜爱就致命了。崇拜加上欣赏都不可怕,怕的就是前两者里添出怜爱来。”

这种怜爱有多直击人心?随便提几个名字,你就知道了:

张国荣、梁朝伟、尊龙、张震、胡歌……


蔡徐坤身上也有类似的脆弱感。可能有人会从作品、演技、唱功等能力上来说,说他无法与这些前辈相提并论,但“梁朝伟们”也曾是小鲜肉,这里姑且只谈他们身上的相似性。

蔡徐坤最红的一首歌叫做《情人》,唱的是男性在爱中的意乱情迷,我看表演的时候立马就想到26年前黎明在演唱会上被两个漂亮女郎“蒙眼捆绑play"的病娇一幕。



《情人》的歌词里写,“能否再对我温柔一点点,不忍心再带你去冒险”,那不是“刷爆我的卡,做我的女人,我带你去飞”,而是“你是我的女王,我甘愿成为你的俘虏”。

蔡徐坤的《情人》,不是霸道总裁邪魅一笑拥入怀中的小女孩,而是一位骑士单膝跪地、轻轻捧起女王的脚。

这种脆弱感赋予女性一股力量,让她们愿意为之买单。


「恨」

《有过一个傻瓜》中有这样一句对白:


“十字架是爱的标志吗?”
“是的,而且爱也常常意味着十字架。”


粉丝汹涌的爱正在反噬蔡徐坤。

前辈潘长江曾因把蔡徐坤误认作李易峰,招致蔡徐坤粉丝的谩骂。这让非粉丝看到了饭圈的粗暴一面,甚至有人觉得:“看吧,粉丝的素质就这样。”

知乎上的问题“你讨厌蔡旭坤吗?”被浏览了2043万次,有一个答案获赞15.1万,是配着蔡徐坤丑图的反讽。


在蔡徐坤身上存在着一种矛盾——爱和恨都很极端。

2019年,蔡徐坤被邀请作为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并拍摄了NBA贺岁宣传片,却引发球迷的质疑:“一个气质阴柔的艺人怎么能成为NBA形象大使?”


接踵而来的是虎扑和B站上的大量鬼畜素材,不满的网友们贡献了“鸡你太美”“坤坤篮球什么水平”等五花八门的恶搞梗。


为了平息舆论,蔡徐坤的团队给B站发了律师函,没想到却适得其反——此前被鬼畜的明星已经很多,但从没有哪个明星像这样走法律程序的。不喜欢蔡徐坤的人更加愤怒了:

“他急了他急了。”

“坤坤是不是玩不起?”

几个月后舆论渐渐平息,却又生出新的争议:

起初是蔡徐坤的某条微博转发破亿,却被爆出是粉丝买数据,涉嫌流量造假,还被官媒点名批评。


而另一边,有位网友在网上发问——“周杰伦的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

这一下子激发了周杰伦老粉的好胜心:“我们只是老了,不是死了。”他们决定要为周杰伦把数据做上去。

没用过超话的杰伦夕阳红粉丝团涌入超话广场,却发现人气Top1宝座已被蔡徐坤长期霸占,这更加激发了他们的好胜心。甚至有人列下了详细的作战方案,逐条分析ikun(蔡徐坤粉丝)的技能点,誓要逐个击破。


最终这场周杰伦 VS 蔡徐坤的数据战以周杰伦获胜告一段落。蔡徐坤再次成为群嘲对象。

时间到了今年,“贷款发歌”的质疑再度让他站在了风暴的中心。这张叫《迷》的新专辑,4月份上线,售价26元/张,到了8月份,销售额已经超过8000万元。然而有人开始质疑:花了整张专辑的钱,4个多月了歌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发布完?

舆论发酵后,蔡徐坤的团队接连发布了5首新歌,粉丝再一次沸腾。


在过去,小白脸是没有好下场的,在历史记载中,武则天宠爱的那些男宠大多都不得善终。能称得上美男子的,还得是颜值和才华并存的那一种,比如潘安,比如王尔德,比如太宰治。

在朴素的道德观里,人们往往觉得一个靠脸吃饭的男人是不配成功的。

而这些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女性审美的兴起,大家发现,长得帅确实是可以快速成名的,比如犀利哥、烧饼帅哥等。而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兴起和延展,更是让男色逐渐变成一种可以变现的生产力。



饭圈女孩圈地自嗨,但几乎没有几个男性观众会真金白银地去为这些爱豆花钱。

你喜欢你的,我鄙夷我的,谁也说服不了谁。

时代里的达尔文雀


其实他不过是个20出头的年轻人。在旁人是一夜爆红的造星神话,在他自己是优胜劣汰的真实人生——

蔡徐坤10岁时,有了当歌手的梦想与决心;12岁第一次登台表演。

13岁他写了自己第一首歌《Good night》,上湖南卫视的综艺《向上吧!少年》,他止步于全国200强,那时他在博客上写:“我深信假以时日,必定会熠熠生辉。”



16岁参加中韩选秀节目《星动亚洲》,进了全国20强;17岁加入男子组合SWIN;18岁,主演了第一部电视剧……

这些可能你都没听过,没关系,因为接下来才是蔡徐坤的高光时刻——

2018年,偶像元年,19岁的蔡徐坤参加《偶像练习生》,并以4784万的高票数C位出道,那时有人预测,蔡徐坤流量时代即将到来。


然而,在粉丝的数据狂欢之外,路人只记得他化着大浓妆、穿着一袭黑色镂空透视装跳舞的名场面。

20岁生日时,他在舞台上第一次表演自己写的歌《蒙着眼》。


那首歌是写给讨厌他的人的,里面能读到不服的意味:

“消息来得越来越坏,哪有感同身受的道理,太多脏水泼满身,这水到底有多深,谁又管你真假。”

他说挺多灵感来自攻击自己的人,要不然真写不出来。

蔡徐坤和周杰伦有没有不同?

大多数人只记得2019年那场周杰伦的胜利,很少有人知道在那之后,周杰伦的粉丝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里,而蔡徐坤又回到了超话第一。


说到底,殊途同归。很多现在看不上蔡徐坤的人,也曾因为喜欢周杰伦而被嘲笑过。在我初一的时候,就曾因为在课堂上抄周杰伦的歌词而被数学老师点名:“听周杰伦的歌,是时代的倒退。”

但你看时代倒退了吗?从来只有拒绝时代的人。

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偶像选择。80后的偶像可能是金庸,90后的偶像可能是周杰伦,95后的偶像可能是蔡徐坤,00后的偶像可能是EDG或者其他……

但不管哪一种,底层逻辑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偶像对粉丝能够传递影响力,而粉丝则认同了偶像,认为偶像和自己是一样的人。如果偶像做的事情背离了这个底层逻辑盘,那么粉丝就很有可能离开。

除此之外还有社会的元规则。随着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明星艺人的各类榜单逐渐被取消,吴某凡、某爽、张某翰等艺人也消失了。

最近,从洛天依到玲娜贝尔,再到柳夜熙,各种虚拟偶像陆续出现,元宇宙的概念也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及。时代的变化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快。

有人坐等蔡徐坤成为下一个消失的艺人,有人一路见证着他的成长,也有人认为,“蔡徐坤们”终将被人设更加完美、不会衰老的人工智能取代。


这一切让我想到一种雀类,其喙部在13个小岛上却各不相同。

有的雀喙部又厚又硬,因为它要在地上捡食坚果;有的雀喙部又尖又细,因为它要啄食树木里的虫子;有的雀喙部不紧密切合,还微微向内弯,因为这更方便吃花蜜和昆虫。

这个现象启发了达尔文,24年后,他提出了著名的“进化论”。而这种根据环境变化不断进化的雀,则被称作“达尔文雀”。

在巨变的时代中,个人的命运也正如这些达尔文雀一样。

竞争、淘汰、内卷、迭代……任何一个浪袭来,都能把一个平庸的人吞没,但总有人再一次战胜了达尔文,进化成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