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之都的千年文脉

次阅读 创建时间:2021-12-27    来源:红星新闻网

捕获

 


 2021 年 6 月 27 日,四川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成都非遗传承人戴茹应邀走上金沙讲坛,携梓又雅乐团,在成都博物馆奏响千年弦音,为现场观众徐徐展开一幅川派古琴文化脉络的生动画卷。

  中国古琴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距今已有至少三千年的历史。古琴在汉代流行开来,位列中国传统文化四艺“琴棋书画”之首,是雅乐的代表,伯牙、子期以《高山流水》而成知音的故事流传至今。
 
  相传教会孔子弹琴的两个音乐老师是师襄和苌弘,后者就是四川人。在成都博物馆能看到东汉时候的抚琴俑,足见从久远的古代起,成都就是一个“风土爱弹琴”之地。

  众所周知,汉代成都出过两大文人,扬雄和司马相如。这两个人还都是操缦高手,不仅他们自己懂琴擅抚、琴艺无双,而且连两人的琴都成为留名青史的名琴。扬雄的琴名叫“琴清英”,司马相如的琴名叫“绿绮”,均为琴史上数一数二的佳品,至今仍然被尊奉为“传奇神器”。后来三国时期,蜀汉的诸葛亮也擅琴,有如此悠久的传统,难怪后来杜甫会被“锦城丝管”所迷醉。

  汉唐以降,有名有姓的蜀中文人几乎个个擅琴、通音律。有宋一代,眉山苏家更是真正意义上的琴学世家,有人说,苏洵之所以别号“老泉”,就是因为家中藏有一床好琴名为“老泉”。苏东坡的诗文里常提及父亲和弟弟精湛的琴艺,他自己不仅擅琴,而且著有系统的琴学专著《杂书琴事》,涉及琴的演奏、创作、乐理、制作材料和保养等方方面面。少年离蜀,坎坷一生,苏东坡心心念念的却总是:“几时归去,作个闲人。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同一种乐器,司马相如弹出来是诉衷肠,卓文君一听就接收到了“凤求凰”的情意绵绵;诸葛亮弹出来是虚虚实实的谋略,司马懿听得如堕云里雾里,殊不知自己已经中了“空城计”;峨眉山上下来的僧人濬弹出来是大唐盛世的豪迈不羁,于是李白从“万壑松”中听出了唐初赵耶利形容的“蜀声躁急”;苏老泉弹出来是月朗星稀、玉佩声音一般清透琅珰,他的儿子们听出了远离尘寰、不求荣贵的高洁。

  由此,七弦所流淌出来的音乐,无声无息地形塑着蜀人的性情,并且有迹可考地形塑着成都的地理。为了纪念著名的琴人司马相如,成都城西、邛崃、梓潼、蓬安都有琴台遗迹。时至今日,成都市内以“琴”或“抚琴”命名的街道多达三十余处,如琴台路、琴台故径、抚琴街、金琴巷……武侯祠有纪念诸葛亮的琴亭,崇州罨画池有纪念赵汴的琴鹤堂,新都有纪念赵汴的眠琴石。

  近现代以来,蜀地的琴人,经常彼此交流,互相学习,同时又受到本地传统民乐的影响,从而形成了相近的演奏风格,使琴曲亦有特殊的蜀地色彩,逐渐形成琴派中的蜀派(又称川派、泛川派),是当今中国最具代表性、流传最广泛、内容最丰富的一支古琴流派。

  戴茹从古琴的渊源讲起,向现场的观众讲述了古琴的历史、文化、技法,介绍了与“琴”有关的成都历史文化,讲述天府文化与古琴的前世今生。她认为,音乐艺术还是要耳听才为实,在讲述过程中,她携梓又雅乐团为观众演奏了古琴代表性剧目,比如清末张孔山在都江堰所创的“七十二滚拂”版《流水》,已故琴家管平湖当年在给“旅行者 1 号”灌制寄往太空的金唱片时,所选的曲目正是这个版本。

  清脆悦耳、悠扬委婉的音律,串起这个城市的千年文脉,将现场观众带进音乐美学的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