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响虚拟演出之战:从现场音乐的替代品到互补品

次阅读 创建时间:2022-01-11    来源:36KR
借着元宇宙的风口火了一年,虚拟演出是否能够迈向成熟?

要点:

1.疫情的限制和元宇宙概念让虚拟演出逐渐成为音乐行业的新常态

2.音乐巨头积极投资天然适宜虚拟演出场景的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扩展到音乐消费场景,正说明了二者结合的必然性和该趋势的持续性

3.国内虚拟演出的技术服务商开始涌现,内容和技术需要强强联合,打造核心IP、攻破技术难关,才能打出自身的竞争优势

2021年底,先锋音乐人和数字艺术家陈陈陈在微博预告,其乐队“香料SPICE”的新专辑回归将以虚拟演出的形式呈现。但大部分粉丝都不知道的是,在正式上线之前,演出的主办方彼真科技已经进行了一次内测“彩排”。结合了云渲染技术,实现了网页上就能轻松体验的虚拟演出,观众直呼“在里面蹦得好爽!”

摩登天空的虚拟人厂牌NoProblem在2021年岁末推出的“M_DSK五周年×NoProblem特别演出”中,虚拟偶像与真实艺人同台演出,虚幻与现实相互交错结合,呈现了一场奇幻之旅。背后的技术合作方是万象文化,这场演出还授权了VR品牌爱奇艺奇遇,以及爱奇艺直播特殊呈现。这像是一场虚拟演出内容方、技术方、设备方和观众们共同的庆祝。

去年12月初咪咕音乐的第十五届咪咕汇,也同样打造了一场沉浸式交互的虚拟音乐体验。(回顾:从动感地带第十五届咪咕汇,我们看到了音乐元宇宙落地的未来

有些虚拟演出能够点燃各方的热情,也有些虚拟演唱会被泼了冷水。

2021年末,Meta在旗下VR平台Horizon Venues举办了三场虚拟演唱会。阵容包括Young Thug、David Guetta和The Chainsmokers。尽管阵容强大,但效果并不理想。Oculus官网信息显示,关注人数最多的一场不过1.8万人,问题主要出在VR体验不佳。

但不管怎么样,一时间各式各样的虚拟演出大爆发,说明了这一概念的火爆。

2021年,随着“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上市,元宇宙席卷全球。疫情导致的线下演出受阻也让音乐人纷纷转向线上。在这两个因素的共同推动之下,完全基于虚拟世界的虚拟演出的爆发显得理所应当。这让许多游戏平台因为技术和用户优势,成为了音乐人举办虚拟演出的首选场地,而游戏行业成熟的商业模式也带给了音乐行业新的增长可能。

本文探讨的虚拟演出涵盖了两个方向,一是虚拟融合真实世界的演出,二是完全基于虚拟世界,以数字分身打造的虚拟演出,后者也是本文研究的重点。


虚拟演出大爆发


在Roblox上市前将近一年,2020年4月,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的虚拟演唱会彻底打开了人们对元宇宙的遐想,突破了游戏同时在线人数的纪录,首次演出时达到1230万。

事实上,更早的2019年2月,Marshmello就举办了《堡垒之夜》中的第一场虚拟音乐现场。但不同的是,Travis Scott的演唱会创造了虚拟世界中更多的可能。

它把观众带到了海底和太空,将现实中不可能呈现的“巨人版”Scott展现到观众眼前。虚拟演出也就不再只是演出而已,而是成为了一种全新的沉浸式体验。

据粗略统计,这场免费的虚拟演唱会,给Scott带来了2000万美元的虚拟商品收入,充分体现了虚拟演出的变现可能。

顺着这股浪潮,游戏平台对音乐人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在2021年3月迎来上市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这个UCG平台虽然相比《堡垒之夜》的场景简陋了不少,但给了音乐人充分的自由。

除了Lil Nas X的演唱会、Zara Larsson的新歌发布会等官方组织的活动,音乐人还可以自发在Roblox中打造自己的虚拟空间,邀请粉丝参与活动。这为音乐人带来了新的变现潜力,包括门票、游戏内周边商品等多种形式的商品。

同时,充分的交互体验,打造了以音乐人为中心的社区文化,音乐人甚至比在线下更容易触及自己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们。

而虚拟演出在《我的世界》中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自2018年来,Coachella、Fire Festival和Mine Gala就都被搬到了游戏中。除了举办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我的世界》还赶在2021年底,举办了BTS的虚拟演唱会。

在这些游戏平台之外,还有一个专门为虚拟演出而生的公司Wave也不容忽视。它在VR虚拟演出方面做出了关键的取舍,此前将业务重心由VR演出转换为非VR虚拟演出。给出的理由是VR前景不如人意,非VR市场拥有更多受众。

目前,Wave已经举办了John Legend、The Weeknd以及Pentakill等众多音乐人的虚拟演出。最近Justin Bieber在Wave上的虚拟演出虽然引起了巨大反响,但却被吐槽没有创新的互动。

显然,现在观众对于一场虚拟演出的期待已经不再只是一场精彩的表演,沉浸式的互动体验已经成为了虚拟演出的必要属性。

此外,这类虚拟活动除了帮助了音乐人触及自己的粉丝并赚取收入,也促进了游戏平台与版权代理公司之间的交易。例如,Roblox已与美国国家版权代理商协会(NMPA)、索尼音乐、BMG等公司达成了版权协议,这也成为了音乐公司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

华纳音乐的首席数字官兼商务执行副总裁Oana Ruxandra曾指出,游戏、社交和健康将收入将成为华纳音乐未来收入关键支柱。无独有偶,索尼音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Howard Stringer也曾表示,索尼音乐在这三个领域的合作伙伴越来越多,这部分成为重要收入。

随着虚拟演出让音乐与游戏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音乐公司也开始了积极布局。

索尼在2020年斥资2.5亿美元投资《堡垒之夜》背后开发公司Epic Games后,在2021年又加投了2亿美元;华纳音乐也2021年花5.2亿美元投资了Roblox,同时还投资了Wave。


国内打响虚拟之战


在国内,各家公司也开始了自己的虚拟演出探索。

腾讯率先在虚拟演出方面做出了广泛布局。早在2012年就投资了Epic Games。2019年5月与Roblox建立了合作关系,2020年11月又投资了Wave。

终于,腾讯在2021年5月打造了第一场虚拟演出。腾讯旗下手游《和平精英》为庆祝2周年,举办了华晨宇的虚拟演出,仿照《堡垒之夜》打造了奇幻的观感。

尽管因为建模粗糙被吐槽“东施效颦”,但也算得上是一次“游戏”+“音乐”跨界的探索,演出结合了游戏,增添了捕捉蝴蝶和放礼花枪的互动体验。

去年9月,QQ音乐和Roblox合作,打造了名为“QQ音乐星光小镇”的虚拟空间,邀请国风音乐人七叔加盟,举办音乐节,还为用户准备了音乐节专属动作和烟火等全新应援特效。12月,QQ音乐又联手沙盒游戏迷你世界》,为虚拟偶像花小楼和音乐制作人徐梦圆打造了游戏内的音乐会“梦游记”。

在跨年之际,腾讯音乐终于干了一票大的。

TME搭建了一个“占地13万平方公里的”虚拟空间,举办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邀请了新国潮电音艺术家Anti-General、全球百大DJ Luminn、国际知名电子音乐双人组Vicetone等知名音乐人进行表演,带观众们一起“云蹦迪”。

此次TMELAND的预约入口有TME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等平台,但主要呈现平台还是QQ音乐。从整场演出的体验来看,TMELAND属于典型的互联网公司以“流量”和“内容”为核心,面向C端大众打造的虚拟世界。(回顾:TMELAND)

最新的消息显示,垣宇科技旗下的平台Metastage还将联手酷狗音乐,在1月25日打造虚一场虚拟电音直播。这家公司是虚拟技术提供商世优科技与文娱内容运营商潺溪科技于2021年联合打造的虚拟体验公司,达成技术和内容的强强联合。

这说明了在技术水平已经较为完善的情况下,内容仍然是核心。虚拟演出技术商纷纷涌现的同时,还需要依靠上游的虚拟IP形成核心竞争力。

但是虚拟演出也并不只局限于数字空间,目前,与现实结合的XR虚拟演出也正在大行其道。

洛天依以AR的形式在2016年2月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与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顶级晚会的虚拟歌手。之后,她还于2017年举办了“Vsinger Live”全息演唱会,登上了央视春晚和各大卫视的舞台。

由虚拟艺人在现实中呈现的虚拟演出似乎更为常见。随着这个趋势,也有越来越多的虚拟艺人走上了现实舞台。

2021年1月,B站虚拟主播企划VirtuaReal举办了首场线下演唱会;同月,虚拟KOL-翎在央视综艺《上线吧!华彩少年》中表演的京剧《天女散花》惊艳全场;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周深和虚拟技术呈现的邓丽君跨过时空同台合唱,再一次引爆元宇宙概念。

除了让虚拟艺人走到现实舞台,现实中的艺人也走向了虚拟舞台。

2021年3月8日,爱奇艺推出了虚拟演出产品“云演出”,并由THE9表演了平台的首次沉浸式演出“虚实之城”。让现实中的偶像站在虚拟世界,呈现出虚实结合的演出。

通过XR虚拟现实舞台、线上虚拟坐席、专属虚拟分身、现场大屏连线实时互动、现场同频实体应援棒、粉丝共创舞台等形式,通过多种视听技术,为观众打造出堪比影视大片的视听效果的同时,也成为技术关注的焦点。


技术竞争门槛升高


在光鲜亮丽的演出背后,虚拟演出还需要面对虚拟形象制作、虚拟场景打造、动作捕捉、服务器容载量、云渲染、算力资源等众多技术难点,导致成本居高不下。

2020年7月,受疫情影响,Tomorrowland借助Epic Games的虚幻引擎,打造了一个数字岛屿Pāpiliōnem,给观众带来了高分辨率和极致接近现实的虚拟体验。

主办方表示,他们在技术方面的投入就达到了近590万美元(500万欧元),包括使用虚幻引擎以及绿幕拍摄。而总成本在1000万美元左右。所以,打造一场虚拟演出,技术成本甚至会高于音乐人出场费的总和。

TMELAND的技术合作公司为元象XVERSE,在去年6月获得了来自包括腾讯在内等投资方的400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陈陈陈的虚拟演出背后,亦有彼真科技提供强大的服务。TME参与投资的Wave,前身为VR公司,创立于2016年,目前已向虚拟演唱会平台转型,成为一家互动虚拟演出公司。

作为打造虚拟人和虚拟演出的底层技术之一,虚拟人技术也正在进入到较快的发展轨道。“虚拟邓丽君”的背后就是全球领先的特效制作公司之一,曾多次获得奥斯卡殊荣的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3.0)。

虚拟演出除了在表演内容上难分高下,如今技术竞争的门槛也越来越高。这似乎也预示着下一代娱乐内容的趋势,将离不开技术手段。

目前,融入到虚拟演出的“黑科技”越来越多,去虚拟世界看一次演唱会也越来越容易、越来越精彩。那么随着受众群体越来越庞大,将反推虚拟演出相关技术水平的完善与进步,带来更精彩的虚拟体验。

尽管这些虚拟演出有着新技术的加持,但事实上,最早的虚拟演出可以追溯到2006年,乐队Duran Duran在游戏《Second Life》中打造了专属空间,并举办了虚拟演出。也就是说,虚拟演出可能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革命性的全新形式,但疫情的限制和元宇宙概念的爆火,正在让它大放异彩,加速发展。

但是,随着未来疫情限制解除、现场音乐的复苏,虚拟演出会淡出音乐行业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虚拟演出已经从现场演出的替代品,逐渐成为了互补品,跨越时空为观众带来了完全超脱于现实的独特沉浸式体验。

在2021年10月底的EDC电音节中,超50000名参与者齐聚在拉斯维加斯的天空之下。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乐迷还可以通过Roblox在线上的音乐节中狂欢。

在这股元宇宙的潮流中,虚拟演出已经成为了音乐行业的新常态,也势必会刷新音乐行业的增长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