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百科 > 业界报告 > 所有对手都加快了对音乐产业的投入,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

所有对手都加快了对音乐产业的投入,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
创建时间:2018-06-06 来源:凤凰网
索尼公司以23亿美元从Mubadala等股东手中收购了EMI版权代理公司(EMI Music Publishing)60%股权的消息引发了业内关注。交易完成后,索尼将拥有EMI(注:如非指出,下文的EMI均指EMI版权代理公司)总计90%的股权,这部分资产估值达47.5亿美元,EMI的价值也较2012年出售时翻了一倍。

179864A83909B58CDE1C40FDF58AD4026A3D04FD_size22_w650_h300.jpeg

索尼公司以23亿美元从Mubadala等股东手中收购了EMI版权代理公司(EMI Music Publishing)60%股权的消息引发了业内关注。交易完成后,索尼将拥有EMI(注:如非指出,下文的EMI均指EMI版权代理公司)总计90%的股权,这部分资产估值达47.5亿美元,EMI的价值也较2012年出售时翻了一倍。

实际上,有来源称索尼原本计划在今年8月才将宣布这一决定,但似乎它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是什么让索尼提前了这一计划呢?可能有下面几个原因。

首先,一家公司的动作和其领导者的行事风格有很大关联。消息人士透露,Sony的新任CEO Kenichiro Yoshida乐于投资能持续创造价值的知识产权类的项目,就这一点来说音乐版权代理公司就是他的理想标的。而这次提早行动,即是他展示自己决心的标志,有种向外界宣誓对EMI“主权”的感觉。(在2012年EMI分拆出售时,当时Mubadala、索尼以及Michael Jackson遗产管理委员会等几个股东一致同意,Mubadala作为A级合伙人有权利在6年后向索尼以及MJ遗产管理委员会两个B及合伙人出售其所持的EMI股份,而一旦两家公司的任何一个决定接手,Mubadala都会留出两个月的空窗期等其决定或者谈判。)

“他(指Kenichiro Yoshida)当然愿意接手这个项目了。”一位接近此次交易的公司高管说道,所以还等什么?

其次,索尼的提前表态也和当前版权市场的环境有关。如今随着流媒体的普及,包括唱片公司在内的版权所有者有了更多和平台谈判的筹码,这不仅使得音乐版权的价格在逐年抬升,很多手握版权的公司估值也在水涨船高。譬如近来被人们热议的环球音乐(UMG),这家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已经有了IPO的计划,分析人士指出,一旦手握诸多版权的环球音乐上市,其估值将可能分分钟秒杀Spotify(4月初Spotify上市时,其开盘市值为296亿美元)。

上文已经提到,EMI的价值和六年前相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而此次47.5亿美元的收购价也比其3.2亿美元的净资产高出了近15倍。但尽管如此,一位在音乐版权投资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投资人还是评价道,“一次很划算的投资。”另一些人同样认为,此次投资EMI是索尼捡了个大便宜。

之所以这么说,其实还是投资时机的问题。我们知道,环球音乐旗下同时经营着环球音乐版权代理集团(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 Group),如果环球音乐的估值在一个很高的水平,那么其版权代理集团的估值也一定不低。

8C88F53F0A82C15F1D28300C23F5E3CF88978784_size111_w1080_h608.jpeg

这还只是理论上如此,实际中市场是不断变动的,假设UMG亦或是UMPG拆分上市的话,众多投标者一定会构成竞争,从而进一步拉高交易价格。

“Mubadala和索尼一个想卖一个想买,而对于后者来说,它一定不想等到6年结束后把EMI放到自由市场上交易。”另一名接近此次交易的公司高管说道,他说的正是索尼不希望几个月后出现更多的竞争者,通俗说就是先下手为强。

索尼这次的行动其实也反映出当下市场的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按套路出牌”。需要等到繁复冗长交易过程完毕(且要严格保守秘密)才最终斥诸媒体、公开细节的那套流程似乎正被越来越多的公司抛弃。

不过,尽管索尼想要先发制人,在这次的交易结束之前,它仍然需要经过欧洲监管机构的批准。

按照欧洲委员会的公司合并标准,在完成对EMI的收购后,索尼旗下的录制音乐业务(也就是索尼唱片公司)以及版权代理业务(也就是Sony/ATV)加起来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50%这个门槛,有垄断市场的嫌疑,这也意味着索尼可能需要卖掉一些资产。

这并不是没有先例。事实上索尼在2012年收购EMI约29%股份的时候,就不得不按照规定出售了当时已经购入的价值2亿美元的EMI的资产。不仅如此,早几年当索尼决定购入Michael Jackson遗产管理委员会持有的Sony/ATV一半股份的时候,包括华纳音乐、BMG和Impala在内的公司都纷纷表示反对这样的交易,认为其损害了公平竞争。

当然,关于索尼是否有垄断嫌疑,一些人也提出了不同观点。在过去的6年里,索尼作为EMI的管理者之一,早已将后者的市场份额算在了自己头上,因此仅凭它对EMI的股份增加到了90%还很难说它就违背了反垄断条例。此外,即便是完成了此次收购,和UMG相比,索尼还是很“小”。根据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索尼2012年度财报数据,其音乐业务总共为公司带来了70.75亿美元的收益(不包括公司的可视化媒体/平台业务,包括了当年收购的EMI的收入)。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年度统计期内,索尼的音乐业务净收入为53.64亿美元,环球音乐则为64.1亿美元。

662B6F31376825584BE140252653F2D2E39C49CD_size95_w1024_h683.jpeg

与此同时,在这次的交易当中,索尼预计还将可能承担EMI原本就有的13亿美元负债。一般来说,此类交易的发生通常会抵消被收购公司的负债,除非是收购公司和债权人经过协商之后决定负债还是由收购公司承担。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笔负债最终转到索尼账目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对此索尼表示不予置评。

当然,对于收购EMI,索尼显然是不差钱的。在其公布的上一财年(2017财年)财报中,其收入就达到了112.2亿美元。此后,索尼又出售了其持有的Spotify的一半股份(此前持股1016.5万股),而在承诺将抛售所得分给音乐人和旗下独立厂牌之后,Billboard估计索尼还能净赚大约5亿美元。如果哪天索尼把它持有的Spotify股份全部卖掉,它将又能赚5亿美元,也就是说它从Spotify身上薅到的羊毛总共可能会达到10亿美元,不小的数字。


撇开索尼方面不谈,也不管它到底是不是垄断,至少在这次交易中,EMI的其他投资者都是受益方。Billboard估算,在索尼给出的23亿美元当中,有一部分是属于交易成本,也有一部分可能用于偿还认股权证和期权,抛却这部分,EMI原本的A级合伙人(Mubadala等等)大约将总共能分到19亿美元的收益。举例来说,EMI原本的最大股东Mubadala因为有A级合伙人总股份的66.2%,所以它将能从中分到约12.58亿美元(要知道当初它的买入价只有3.2亿美元);同样是A级合伙人的Jynwel Capital(持有22.06%股份)将分到4.19亿美元(买入价1.07亿美元);此外是Blackstone/GSO基金,持有10.33股权的它也将能分到1.96亿美元(买入价5000亿美元)……

至于MJ遗产管理委员会,它在2012年EMI收购案中没有花一分钱就获得了后者9.84%的股权(很显然是因为它拥有Sony/ATV 50%的股权),它也是这次索尼收购EMI的交易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出售股权的股东。当然,索尼完全能买下MJ遗产管理委员会全部资产,但那样就又涉及到了垄断。此外,也有消息人士指出,Sony/ATV的高层管理者因为最初的股权激励计划(管理者持股),也成为了这次交易当中“坐享其成”的受益者。

不论如何,索尼能够拿下EMI这块肥肉对它来说还是有着明显积极意义的。EMI本月不久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的财务文件显示,在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财年(2017财年)里,其营收达到了6.63亿美元,营业利润1.27亿美元,净收益4200万美元。而近几年EMI的财务表现也非常稳定,2016财年,其营收6.15亿美元,营业利润1.64亿美元,净收益5600万美元;2015财年,这些数字则分别为:营收5.69亿美元,营业利润1.53亿美元,净收益4500万美元。

由此可见,不论对于索尼本身、其他投资者还是个人,索尼收购EMI版权代理公司的交易看上去都还算划算。


就在索尼宣布与EMI版权代理公司交易的几小时后,索尼音乐的CEO Rob Stringer在东京发表了演讲,并回答了包括索尼音乐目前的财务状况,进军新兴音乐市场,和旗下分销公司The Orchard的表现等一系列问题。同时,他也回应了投资人对于Spotify在众多流媒体音乐平台中逐渐形成垄断后,有可能变身为厂牌自行签约音乐人的担忧。

首先,Stringer总结了索尼音乐的现状:根据2017财年的表现,索尼音乐目前是全球第二大音乐公司,并在日本以外的市场占据了25.1%的市场份额。

在去年的音乐合作中,索尼与Spotify、Apple Music、Youtube和腾讯等合作伙伴分别续签了合作协议,并与Facebook达成了新的合作关系。Stringer表示,这些平台都将对音乐产业的增长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而索尼也将与这些公司进行协商,以进一步完善流媒体付费订阅的服务。索尼方认为,与这些负责音乐发行的合作平台保持一个平衡且互相尊重的关系十分关键。另外,索尼也鼓励新的公司积极进入市场来共同推动音乐付费用户的增长。


        在演讲过程中,Rob Stringer也回答了记者针对流媒体平台未来可能转型,从而会对索尼音乐的发展带来潜在影响,以及与流媒体平台的合作是否存在风险等问题进行了回应。“这确实会形成风险,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鼓励更多流媒体平台进入这个市场。我们希望与不同平台都进行合作来促进市场的竞争。在去年我们和Spotify、Apple Music和YouTube都达成了新的合作形式,所以目前来看,合作范围还是非常广泛的。”Stringer认为签约流媒体平台对于一个艺人的发展并不是长远之计,想要取得全球化的成功需要借助不同平台的支持。“我们一直鼓励音乐人通过运用不同的音乐平台来赢得不同乐迷的喜爱,而令人欣慰的是,很多音乐人也的确在这样做。”


此外,Stringer还谈到了The Orchard。一家三年前索尼音乐用两亿美元收购的音乐分销公司。目前,在索尼音乐的支持下,The Orchard的营收已几乎翻倍。考虑到大量独立厂牌和音乐人想要占据市场的需求,The Orchard将为他们提供除了签约传统主流唱片公司之外的另一种选择。Stringer说道:“The Orchard所提供的创意营销,发行和分析等服务将使我们成为全球独立厂牌和音乐人的首选。同时,为了扩展这一策略,我们也在欧洲收购了两家领头的版权代理公司Finetunes和Phonofile来巩固我们在德国和北欧市场的地位。”

同时,大数据分析技术对于今日的索尼音乐也是不可缺少的。如今,索尼音乐一直坚持在数据处理技术方面投入相当数额的资金。Stringer对此解释道,作为一家国际公司,索尼需要在数据分析工具上进行大量的投入来处理上十亿由全球合作伙伴所提供的商业和营销数据,并为音乐人提供专属页面来更好地收集歌迷反馈和版税信息。有了专门的大数据分析技术,公司能够更早地发掘优秀的音乐人,加强宣传的效率,还可以监测消费者行为并以此制定一系列创意性的计划。

不论我们的策略有多复杂,它背后的核心总是创造力和音乐本身。我认为,将索尼音乐和其他公司区分开的是它在发掘、培养和支持音乐人方面独特的竞争力。通过提升后台效率和引入更多员工进入创意型和直接服务音乐人的部门,我们希望可以扩大这一优势。

580CD666B79E9302D2139176CE0146DB49590AFA_size81_w576_h764.jpeg

索尼音乐目前的内容策略是将重点放在发展迅速的音乐类型,比如HIP HOP,拉丁流行音乐和EDM等。同时,公司也将加大歌曲的发行量来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索尼音乐的另一大策略则是探索唱片以外的衍生产业,例如艺人管理和品牌打造,巡演规划和周边产品销售等。Stringer认为,公司必须扩大其创意性的业务范围来增加收入,并借此与艺人建立更强更加透明的合作关系。而在艺人合作上,索尼也正在继续完善条约来保证与音乐人签订的协议是互利,具有灵活性并能根据未来变化迅速进行相应调整的。

        

         在问答环节中,有投资人向Stringer询问,为什么索尼音乐在2018财年的实际盈利有可能会下降?对此,Stringer解释道,索尼音乐(日本)近年来的收入很大部分得益于旗下的一款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但这款游戏的销量在未来可能会下降。同时,不太有利的汇率变动趋势也是被考虑的因素。除此之外,公司对于大数据技术的开发大大提升了成本,但Stringer认为缩减这一部分资金不是眼光长远的做法。“在未来三年,探索多元化的投资机会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所有的竞争对手都在加快了对音乐产业的投入,我们也不能无动于衷。”

上一篇:中国戏曲研究之新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