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音乐百科 > 涨姿势 > 30位诗人50首诗 写尽唐代成都音乐

30位诗人50首诗 写尽唐代成都音乐
创建时间:2019-07-22 来源:成都文化音乐影视
诗人作证 诗歌作证 30位诗人50首诗 写尽唐代成都音乐


诗人作证

诗歌作证

30位诗人50首诗

写尽唐代成都音乐



01.gif


成都在隋唐时期,

就已经具有深厚的音乐歌舞传统了。


        《宋史·地理志》说:“川峡四路……好音乐,少愁苦。”可以说是对隋唐以来成都这一乡土民风的总结。这一风气在南北朝时期已经出现,梁简文帝《蜀国弦》诗说:“雅歌因良守,妙舞自巴渝。”到唐代,成都的音乐传统更是令人惊叹。


        “扬一益二”的说法出现在唐代后期。事实上,对于这一个说法,晚唐人卢求在他所著的《成都记》中,当时就明确表示了异议,指出扬州不过是“声势也”。卢求认为论成都“江山之秀,罗锦之丽,管弦歌舞之侈,技巧百工之富,其人勇且让,其地腴以善,扬不足以侔其半”。他从山川、物产、人文、生活等各方面做了比较,认为扬州不及成都一半。其中特别把成都丰富多彩的音乐生活作为一个重要指标,拿来和扬州做比较。卢求并非蜀人,他的意见应该是比较公正的。



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居蜀期间


        遍游成都名胜古迹,写了许多关于成都风物的诗歌。他写的《益州城西张超亭观妓》《辛司法宅观妓》两首观妓诗,都是描绘初唐时成都音乐歌舞之盛的名篇。李白写下《听蜀僧浚弹琴》说出听蜀琴的感受:“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杜甫由关中入蜀到成都


        对这个城市印象最深的,除了气候的温和外,就是满城吹奏的乐音。他在《成都府》一诗中说:“曾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杜甫在居成都草堂期间所写的《赠花卿》诗,更称颂成都的音乐为天上才有,人间罕闻:“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四川大学教授周啸天认为,杜甫这首《赠花卿》表明成都在唐代就是音乐之都。


06.png

        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祁和晖认为,杜甫《赠花卿》中的“此曲”指的是“天乐”,也就是当时流散民间的宫廷音乐。这首诗前两句写实,讲的是宴席上的歌舞之盛,“锦城”点明了地点,“丝管”指音乐,“纷纷”指繁盛的景象,从视觉和听觉上展现了唐代成都音乐规模的盛大与美妙。“日”则表示这样的音乐几乎天天有,非一时而为之。两个“半入”写出了乐声的悠远,乐声随江风飘散,飘到江上,飘入云层。面对如此美妙的音乐,杜甫禁不住发出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感慨。杜甫的这首诗,生动描绘出唐代成都音乐繁盛、歌舞升平的景象。



中唐诗人张枯在《送杨秀才游蜀》


        一诗中说:“峡深明月夜,江静碧云天。旧俗巴渝舞,新声蜀国弦。不堪挥别恨,一涕自潸然。”描述蜀地的音乐感人至深。



宰相诗人权德舆


        对成都的音乐氛围称颂有加:“婉彼赢氏女,吹箫偶萧史。彩鸾驾非烟,绰约两仙子。神期谅交感,相顾乃如此。岂比成都人,琴心中夜起。”他认为传说中秦代善于吹箫的萧史、弄玉,也比不上成都人对于琴心的感悟。



 晚唐诗人陈陶游学长安的途中经过成都


        在蜀王殿上,他亲耳听到流落民间的唐武宗宫嫔金五云唱歌,再配上金五云婀娜多姿的曼舞,令陈陶心醉不已,并创作出歌行体长诗《西川座上听金五云唱歌》。当时陈陶的心情就像今天追星的粉丝一样非常激动,甚至可能听得热泪盈眶,因为金五云唱的不是一般的歌曲,从诗中“伊州第三遍”“右丞征戍词”等都可以看出,她唱的是唐乐府的歌,是唐代的宫廷音乐。金五云以唐文宗时的宫嫔,嫁入蜀中为官吏妇20年,其境遇堪比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的长安歌女,为成都这个音乐之城增添了传奇。

杜甫在《赠花卿》中说“此曲只应天上有”,就是指宫廷音乐,陈陶的这首诗再次证明,安史之乱时,唐玄宗逃亡到成都后,把宫廷音乐也带到了成都,宫廷的器乐、声乐都在成都繁荣发展,这就大大加强了成都在全国的音乐大都会地位,当时成都的音乐无疑是全国最高水平。


02.gif


具有巴蜀特色的“蜀国弦”音乐,吸收了龟兹、南诏等地音乐的特点,编组了新的以龟兹乐为主的乐队,达到了新的艺术高度。


        说到“蜀国弦”,必须说到诞生于成都、在整个中国古代音乐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的乐器——雷公琴。学界公认:传世古琴,以唐琴最为珍贵。唐琴之中,又以雷公琴为最佳。“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唐代成都雷氏三代制琴,历120年不衰,其中九人名扬天下。元稹曾作诗描述聆听雷琴演奏的感受,称“雷氏金徽琴,王君宝重轻千金”。



李贺诗中多次写到蜀国弦

         如“拂袖风吹蜀国弦”(《牡丹种曲》),“蜀国弦中双凤语”(《听颖师琴歌》)。

         李贺另有一诗《蜀国弦》描写音乐形象鲜明,变化倏忽,精细入微,在表现手法上颇有独到之处。


06.png

        它不同于白居易的《琵琶行》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主要采取以声摹声,而是侧重以形写声,并充分调动了视、听、触、味等多种感觉。诗中的“香”“静”“凉”分别从味觉、触觉着笔;即以视觉来说,就兼写了形、影、光、色、动、静。更妙的是,诗人所创造的各种各样的意象,都是蜀地特有的风光、景物、传说,用它们来描状蜀国弦声,更显得丝丝入扣,从而精确地传达出蜀国弦声独特的韵味。



女诗人薛涛《试新服裁制初成》


        诗中所写“长裙本是上清仪,曾逐群仙把玉芝,每到宫中歌舞会,折腰齐唱步虚词。”表明当时道教的行坛音乐风行成都。



到唐代末年


诗人徐晶《送友人尉蜀中》:“故友汉中尉,请为西蜀吟。人家多种橘,风土爱弹琴。”把老百姓爱弹琴这一乡土民风作为成都的代表之一。

方干《蜀中》:“游子去游多不归,春风酒味胜余时。闲来却伴巴儿醉,豆蔻花边唱竹枝。”说明来了成都就不想离开的原因,除了成都有美酒外,还包括了成都还有好的音乐:“豆蔻花边唱竹枝。”

张唐英在《蜀梼杌》中说,到五代后蜀时,成都的“村落闾巷之间,弦管歌声,合筵社会,昼夜相接”。可见这一传统已由官吏和士大夫传播到民间,成为成都的民风民俗。


在成都的前蜀开国皇帝王建之墓永陵中有缩小版的皇家乐队,也是宫廷音乐在成都生根发展的佐证。到了后蜀,成都的音乐依然极为繁荣,花蕊夫人在《宫词》中描绘道:“尽日绮罗人度曲,管弦声在半天中。”




上一篇:音乐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