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告资讯 > 快问快答张信哲,“未来式”巡演成都站13日开票

快问快答张信哲,“未来式”巡演成都站13日开票
创建时间:2018-12-13 来源:川报观察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李婷)《爱如潮水》《信仰》《爱就一个字》《白月光》……12月11日,“情歌王子”张信哲现身成都举行媒体见面会,为1月19日即将举办的“未来式”巡回演唱会成都站造势。现场,张信哲与大家分享此次巡演“未来式”主题的概念,并现场宣布“未来式”成都站门票将于12月13日上午10点26分正式开售。发布会结束后,记者也在后台采访到张信哲,和他聊聊音乐与创作。

 

 

 

关于新演唱会:


跨界合作开启第11次个人巡演音乐之路


“主题是未来式,不是大家想象的科技未来感,更多的是代表我对音乐未来的期望。”张信哲说道,上次由于场地原因没能在成都开唱,让他十分遗憾,这次终于能在第11次个人巡回演唱会上与成都观众见面。作为演唱会“秒光”的常客,张信哲的歌伴随着铁杆歌迷的成长和变化,所以他把巡演当成是和歌迷的隔段时间的定期聚会,因此他也想把自己音乐上的变化和对未来创作上的设想,分享给歌迷。


“未来式”演唱曲目方面分为经典老歌、近年作品和冷门歌曲三个部分,除了《爱如潮水》《过火》《白月光》等一首首热门金曲外,阿哲也将会演唱近期发行的《歌时代II》黑胶唱片中的作品。这张集现在流行音乐与古典交响乐于一身的《歌时代II》是在北京音乐会现场与交响乐团合作one take录制而成的。张信哲也在现场透露,将会把北京音乐会的桥段也带到演唱会成都站的现场。


为此阿哲特别邀请金牌制作人Jim Lee李振权,Jim Lee正是北京“歌时代”音乐会的音乐制作人,这次的巡演由他领军一众国际知名乐手,势必再次打造出一番高规格的视听盛宴。“这也艺术家都是我们在机缘巧合下认识的,我想要做一些可能与传统大众审美不太相同的实验和尝试、包括视觉设计、面部的3D艺术、装置艺术舞台,我觉得懂我的粉丝们一定会明白并喜欢的我的心思,但也希望来听的所有朋友能有一些新鲜的艺术享受。”如今的张信哲,尝试着用流行音乐对社会广泛接纳度,带入古典交响乐、民族音乐等相对冷门的音乐元素。并且他表示,这种融合并不是尴尬地将二者融为一体,而是让两者的长处得以升华,才算得上跨界尝试的成功。“民族音乐也是非常值得去珍藏和重视的一块音乐财富,将它们尝试融入我自己的创作中,也是非常令人期待的尝试。”

 

 

 

关于音乐:


情歌《信仰》也是音乐的信仰,演唱《爱如潮水》纯属偶然。


谈及自己的成名曲之一《爱如潮水》,张信哲分享了一段小插曲。“《爱如潮水》这首歌,李宗盛很早就写好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唱。”张信哲回忆,李宗盛创作完了《爱如潮水》以后一直找不到心仪的歌手来演唱,原本李宗盛是希望一个历尽沧桑、很男人的声音去演绎这首歌曲,显现出男人的懦弱以及面对爱情的无力。那时的自己刚退伍回来其实是在很青涩的状态,学生气很浓,而整张专辑《心事》的其他歌曲都已录制完成,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有人提议,要不然让张信哲来唱《爱如潮水》。


“这对歌迷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当时是“少女偶像”的张信哲说,1993年,《心事》收录了《爱如潮水》以后发布,“一般当时专辑卖不卖得好,受不受欢迎,可能两三个月就能见分晓。”不过当时令团队都没有想到的是,这首歌居然在半年后突然间“大火”了起来。因此张信哲回忆,其实这首歌对自己来说还算有特别的意义,见证了他从一个学生气的青涩大男孩慢慢转型成了一个成熟的男歌手。


在乐坛经历了几十年风雨之后,张信哲坦言现在的潮流是越来越多了,不过这样反而更容易迷失人心,所以他现在更珍惜音乐的内容旋律的艺术性,觉得“反潮流”地出一张黑胶唱片也很“潮”,张信哲开玩笑说,现在终于变成李宗盛最初创作时想要的理想演唱对象,对歌曲里感情的细腻拿捏更有了岁月的沉淀。而在新巡演中,张信哲透露另外一首成名曲《信仰》也将重新编曲:“现在对我来说,情歌《信仰》除了对感情的信仰外,也包含着我对音乐的信仰。”




关于收藏家:


“收藏”像我创作的避风港


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展览板块中的一部分,“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举办六年来一直甚具人气。今年11月的“ART021”艺术创想峰会,张信哲也来到现场与蜷川实花、“ART021”创始人应青蓝探讨分享艺术体悟。不少圈内人都知道,张信哲可不是来打卡走场,除了歌手身份,他在业界是专业级艺术品藏家。


作为艺术品收藏家,张信哲曾于台北历史博物馆举办过“潮代——清绣的天衣无缝:清代女性服饰展”;在北京农展馆,举办过“华彩霓裳——张信哲先生珍藏明清织绣服饰”展;保利秋拍举办过“张信哲织绣专场”,有一百多件珍品上拍;台北举办花博会时,“台北故事馆”里,还由张信哲借出古董收藏搭建了一个英式花园小洋楼,举办《百年前台湾时尚生活特展》……


张信哲收藏的缘起,是当年外曾祖母105岁高龄去世时,留下了一箱子织物,它们深深震撼了张信哲,印象中裹着小脚,总是穿一身黑衣的老人家,居然藏着那么多年轻时代穿戴的美丽斑斓又五彩缤纷的织绣宝贝:结婚的绣花鞋、五颜六色的衣服,那是长辈的遗物,也是传统艺术的珍宝。张信哲还回忆,自己现在都还保留着当时小学五年级时候的一个印有“双喜”的竹篮。“这个竹篮是邻居奶奶送给我的,当时他们家有人结婚,这个竹篮里装满了我们当地的甜点、年糕、满满一篮子。”老人家当时把幸福赠与给张信哲,被他保留至今,十分珍惜。


“收藏对我来说,有时像是一个避风港,有时又反哺着我的创作。”张信哲说,繁忙和喧嚣的工作之后,收藏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当自己去发现一件件藏品背后的知识和故事,也拓宽了自己的视野和学识,给创作更多灵感,这个世界能让他想一个小孩一样,细细把玩并品味如同音乐一样的美好和回忆。

 

 


上一篇:华语乐坛偶像派的最高顶峰 | 音乐史上的今天 下一篇:从街头“燃”到舞台 成都街头艺人音乐嘉年华点亮冬夜